你的位置:万事通社区门户 >> 资讯 >> 风云人物录 >> 详细内容

华商百人会(二):经叔平(当代)

发布: 2010-1-06 17:09 |  作者: 李宗海 |   来源: 本站原创 |  查看: 13015次

上海圣约翰大学人物风云录(十二)——经叔平
世纪龄院校——学林著名人物之十二
《上海圣约翰大学参考史料》(Historical Reference Book (CD) of Shanghai St. John’s University)
*中国私企工商界德才兼备的楷模*

策划、主编:李宗海


中国民营经济形象代言人。中国爱国民族资产阶级典范人物的代表。中国私企工商界的德才兼备的楷模,功劳和业绩兼蓄具备的一代宗师。他的辞世,笔者双重哀伤顿起,一重关系是学长,一重关系是中国商界领袖,在解放前后六十年从事继承先严纺织工业,自创证券、仪器工商业,是同属工商业者,经学长始终是以诚信为本的工商界兼备之标兵,是笔者的先导。大家要评论这位被称为“中国民营经济的印象代言人”的时代历史性人物,哀伤深情厚谊之余,不由人已经很私人化了,对笔者讲来,他恰是鞠躬尽瘁的中华商界的真君子,尤其曾经在商海里努力过的人,或者仍然还在商海里大浪淘沙的人,无论在商场胜负得失,对先生的离世,不起一点伤心的情感惆怅涟漪,是不可能的。更无法忘怀的是他推动私产入宪作出所有努力,而他绝非为个人的动机而是“维护真理,保护私人置产的权利,曾获得当年现代包公朱镕基总理的赞扬。
在这里不得不提到解放的河东三十年,立国未定就硬性实施“国进民退”的“天下归公”,一夜间把皮匠摊,货郎担的集体或个人藉以苟活的民众,亦说成他们是资本主义的尾巴,在毛主义的极端消灭私有制的阶级斗争风暴下,把全国变得一穷二白,市场的活力被国家计划所全部替代,削足就履的国营经济引成民不聊生。人以阶级出身分类,类同德国犹太血统论,在恶劣的极左“灭资”斗争运动中,他与荣毅仁并肩与“工商联”民建里一小撮极左同业分子说理,维护私企工商业者正当正常生活工作权益。大家念念不忘其正义感。
笔者之所以著墨这一段难忘的政治悲剧的演绎,为了衬托出经叔平在晚年乘改革开放的河西三十年的走市场经济活路里,民营企业经历了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身为私营资本家无一幸免遭到毁家失业,纾难丧生的清洗之后,商海大浪沉浮的恶果(在经学长仙逝之际)孵化成两个概念性酷词:“国进民退”和“富二代”,笔者由于经学长逝去而倍加惆怅,因这也是笔者面对时代的残酷轮回,个人跳不出当下的阶级烙印,因为我们都被出身阶级包袱注定的对象。
经叔平学长曾因为筹组民营性质的民生银行,风尘仆仆来美加访问,并曾于1996年7月在多伦多短暂停留数天,包括笔者参加皇家宾馆晨餐会,经学长受到包括笔者在内的多伦多校友会八位校友代表的热烈欢迎,亲切座谈间,他老而弥坚,纵关切母校在加拿大温哥华的UBC复校的探询,故土振兴工作的开展,以至有关引进外资政策的优惠待遇等广泛话题,并略表此次访美的任务,相聚恨短,依依惜别。尽管云海睽隔,天各一方,但隔断不了“四海校友一家,校园情谊常青”,大家一致推崇经叔平学长虽与在座者一样,都已属耄耋之年,但他精神抖擞,神清气朗,思维敏捷,不减当年,并且肩负社会重任,责无旁贷的尽中华民族职责,为民营经济作出不朽贡献,令人钦佩。
他凭着上海民营工商业者集资筹建迄今已逾五十年的上海爱建公司成功的经验,经老一手创设的民生银行已正式开张了,那是一件当时中国破天荒的大事情;破天荒的一家完全由民营企业投资控股的银行,这家在中国金融被中行托辣斯的极端监控下,看上去十分不可能的银行,但今年9月的市值已达2000亿惊人业绩。国际与国内金融家曾向他提出质疑:是否能够开出一家如此规模之大的完全民营(不含公家份额)的银行,究竟有无可能?有人质疑,可能徒劳无功,一场春梦?
经叔平直截了当地回答说:不是春梦,梦想成真了!不是有无可能,而是已经可能了。他当时举例,由上海工商联经营的爱建信托公司已经成立近十年,运行状况并不差,言下之意,非银行的金融机构民营可行,银行为何不行?银行也属金融机构,也是工商界的主要属本行工作范畴之一。十几年前,对民营经济的政府政策尚不明朗,民营经济的规模也不如现在这样大,但在80后的中国发展市场经济,当时有句口头俗语:“中国十亿民众九亿商”,几乎是全民谈商、经商,尽管商事是潮流所致,但商法的完备,商业的体制怎么健全,诸多还停留在空白或滞后,更不要说更精神化的商业、文化、经商以信誉为本的道德范畴了!经学长所提宝贵的经商焦点,大家深有同感,笔者主修经济,凭六十年经营工商业的经验阅历颇为敬佩。
经老还感慨地说:“比如金融机构,这个直到目前实质上也没全面对民营资本放开的行业,在当时的市场上,其实并不完全像现在这样,非公有制的金融机构近乎全盘丧失了绝大多数商业机会,民生银行没开张之前,市场上虽然没有公开的民营银行,但有诸多并不公开的民间非银行金融机构,已在实际经营了,除了当铺这种最古老的金融机构外,那时的中国有不少金融机构实际控制老板完全是民营的,贬词即‘地下钱庄’,不过它们规模不大而且都是暗触触、羞答答的,运行的方式曲里拐弯,其作用当然有打破坚冰之效,但其目的和其他商业行为一样,就是货币流动中赚钱。”
经先生叔平学长亦是笔者列为上海市民建工商联同一剥削性民族爱国资本主义之领导,但千万不要忘记是在共产党和政府指令下的接受和平改造一族的头领,为此笔者与经大哥属中国上海私营工商业一族的第三代传人,但历经河东三十年一系列的阶级斗争和清洗人脑,人财两空,笔者喻之谓对资产阶级私有制的through the baptism of class struggle,但经叔平学长坚韧不二,He still carry on the fine tradition of hard work for national salvation而不计前嫌,低调处理,平易近人,让利于公,无私公正,一心一意,不服老,不辞劳为国家出色完成了这项难以完成的国际性任务,经老体现了“宁天下人负我,我决不有负天下人”,坦率地讲亦属“光与真理light & truth”放之四海皆准的体现,他的丰功伟绩是真正体现了吴舜文学长所提字的“今日你以学校为荣,明日学校以你为荣”至理名言也。请允许笔者后补他的简历。
经叔平(1918-2009),浙江上虞人,1939年毕业于圣约翰大学新闻系。1939年至1942年任上海新中实业厂副经理。1942年-1957年任上海华明烟厂副经理、经理,上海华成烟厂经理,上海卷烟工业同业工会主委,民建上海市委秘书长,上海市工商联副秘书长,上海市政协副秘书长。1957年至1979年任全国工商联副秘书长,全国工商联常委。1979年至1993年任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房地产部总经理,中投公司副总经理,国家外资企业管委会特邀顾问,对外经济贸易部特邀顾问,全国工商联副主席,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常务董事,中国国际经济咨询公司董事长,全国政协副秘书长。1993年任全国工商联主席,中国民生银行董事长。第二届、三届、四届、五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六届、七届、八届全国政协常务委员会,第九届全国政协副主席。

      有关经叔平对母校的孺慕深情,请阅由历史学家徐以骅主编《上海圣约翰大学》刊登在213页,经学长所写的自述文题:《母校的教育永远铭记在心》。

万事通社区门户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团队建设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