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万事通社区门户 >> 资讯 >> 风云人物录 >> 详细内容

华商百人会(三):高尚全

发布: 2010-1-06 17:10 |  作者: 李宗海 |   来源: 本站原创 |  查看: 12699次

上海圣约翰大学人物风云录(六)——高尚全
*世纪龄院校——学林著名人物之六*
写在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寻求深水区改革日子里
——并诚挚发表题为《经济改革?力争四个避免》高论——他退而不休,精神可嘉。

策划、主编:李宗海

适值母校(1879年-2009年)庆贺130周年校庆之日,德高望重、额手钦佩,为国家经改出谋献策、立下功劳的高学长(1929年-2009年)八十耄耋之年寿诞,双庆日子,正是“母校以你为荣”!
高尚全,1929年9月出生,上海嘉定人,汉族,高级经济研究员,1951年毕业于上海圣约翰大学经济系,经济系学士。现任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名誉会长,是中国最权威的经济学家之一;早年中国解放河东三十年,中共实施计划经济时代,50-80年代只能呆在第一机械工业部、农机部、国家机械工业委员会从事并顺从铁板一块经济政策研究工作,直至80后,邓小平的“猫论”及胡耀邦的“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标准”,解除了毛政权的“阶级斗争为纲”、“唯成份论”的意识形态枷锁,让英明、公正、贤明的胡耀邦实施拨乱反正,81位功勋卓越的老干部及让近百万的错划“右派”、民族工商业者、专家学者、知识分子获得政治上的平反昭雪,尽管是属不彻底的政府举措,至少是重见天日吧!在经济领域,邓小平指令当年的赵紫阳任国务院总理,进行由计划经济体制改革为市场经济,凡事开头难,尤其要从根深蒂固的计经体制要在一夕间改头换面change,把“作茧自缚”的闭关政策急转溶入“世经一体化”,对内从“公有化”,已把资产阶级民族私有资本、财产的双重生产、生活资料彻底归公没收,而80后又调头过来鼓励民间投资,保护私有财产,这简直是翻天覆地的开放改革路线,赵紫阳挑上了这副重担,理论是实践的先遣舆论的领头羊,看来当年得力的智囊队伍中的领衔者,赵前总理临改授命,功不可灭,历史会作出公证判断。
试看早在1956年,他就提出了实际经济中的民营企业单位要有自主权的建议,发表于1956年12月6日《人民日报》第2版;1987年提出“计划和市场是一种手段和方法,并不反映社会制度根本属性”,“针对传统的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的弊端,要彻底改变过去那种僵化的以行政指令为主要手段的管理方式,更多地发挥市场调节经济运行的作用”(原载1987年11月6日《人民日报》;1993年又提出“应明确提出劳动力市场概念”的建议,被吸收到《中共中央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中;1997年参与起草党的十五大报告,明确提出“股份合作制是一种新型的集体经济”,“要致力于所有制结构的改革和国有经济的战略性重组”,这些经济概念的立论性建设要点,被吸进十五大报告中。1996年高尚全在主持香港特区等富预见性地提出密切注意国际汇市动向,防止国际游资冲击港元的对策建设,得到中央领导层的高度重视,并及时指示有关部门采取积极对策。2000年10月,关于党中央提倡“科学发展观”,高著论“为什么要把科技工作和经营管理作为劳动的重要形式”,以及私企的经管是否也属劳动等问题,表明了自己的观点,引起了经济理论界和有关只具政治头脑领导层的重视,意味着给党政主管经济的领导层上了一堂经济改革课。
中国历经河西三十年的经济改革开放的历程,亦已稳步地渡过了国际金融海啸风暴,高尚全认为,现在中国经济稳定回升的态势已确立,中央政府必须有清醒的认识,他本人就有四个担心,希望官方能以改革突破的办法,做到“四个避免”。
据《世界日报》香港特派员李春报道:“高尚全说,他的第一个担心,是中国投资上去了,消费却跟不上。他说,金融危机后,中国的投资率是42%,是世界最高的国家之一,但消费率没有上升,是世界上最低的国家之一。”
第二个担心,是政府投资加快,民间投资跟不上。在4兆(万亿)元刺激方案中,政府投资只占1.18兆,其它要靠银行贷款和民间投资。但直到现在,主要投资是靠国有银行和政府贷款,民间投资还在观望;大企业不差钱,中小企业资金困难,无法发展,连带解决不了就业问题。
第三个担心,是生产能力过剩进一步恶化。高尚全说,国际金融危机造成产品出不去,凸显产能过剩问题。政府提出十大产业振兴规划,实际过程中需要警惕重复建设和产能过剩。
第四个担心是“国进民退”,国有经济进了,民营经济却消退。他指出,有人说美国总统奥巴马也在搞国有化,中国搞社会主义,就更应搞国有化,“国进民退”有道理。高认为,金融危机后,加强政府干预是必须的,但过多干预会影响市场的基础作用,政府不能替代市场。政府投资是为撬动市场,但不能过头,要有退出机制,等情况好起来,国有资产要逐步退出。
高尚全认为,还是得靠改革的办法来面对问题。应对“四个担心”,他提出,未来要做到“四个避免”,避免投资加快,消费比重仍然很低;避免投资加快,民间投资拉动不起来;避免进一步扩大产能过剩;避免回归旧体制。
政府如何做到四个避免?高尚全认为有许多方法,如在农村,只要增加农民财产性收入,就能提高农民的消费能力;打破行政性垄断,作为深化经济体制改革的突破口。
他认为,中国已初步建立起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国有经济战略性调整和国企改革已有重要进展,但包括电力、邮政、电信、铁路等行业垄断企业的地位依然稳固,垄断收益丰厚成为深化改革的焦点和难点。中国目前经济运行中,存在中小企业发展困难,价格关系扭曲,结构调整进展缓慢,资源消耗过高等问题,都与行政性垄断范围过广、程度过深,导致市场机制作用不能充分发挥有关。高分析行政性垄断的要害,在于透过权力运行,排斥潜在竞争,改革滞后,导致市场竞争不足。行政权力过多介入微观经济活动,影响经济秩序和收入分配格局。比如,腐败官员透过土地批租权,牟取私利;利用国企改制审批权与国企负责人、出资人合谋,隐匿、私分、转帐、贱卖国有资产;利用金融监管权,通过金融信息与行政权力垄断,从被监管者和社会投资人手中牟取暴利等。
高尚全提出,未来中国经济要平稳、快速、健康发展,必须推进多项改革,其中,推进打破行政性垄断的改革,其中推进打破行政性垄断的改革,可弱化政府对微观经济活动的干预,为市场主体创造公平竞争的环境,也可避免应对危机后,政府过度介入市场。笔者深感高学长苦口婆心,虽已退居两线,还是言之罄罄,中肯地提出为国为民的建设性忠言,由衷地发挥高度的华人之光的体现,深感敬佩。

万事通社区门户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团队建设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