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万事通社区门户 >> 资讯 >> 风云人物录 >> 详细内容

华商百人会(五):周有光

发布: 2010-2-11 11:50 |  作者: 李宗海 |   来源: 本站原创 |  查看: 12724次

上海圣约翰大学人物风云录(特)——周有光
世纪龄院校——培育出世纪龄大师级传奇人物
——中国语文现代化倡导者:汉语拼音之父
学林著名人物之最(上海圣约翰大学参考史料)
Historical Reference CD Book of Shanghai St. John’s University

策划、主纂编:李宗海


周有光(1906年1月13日-  ),原名耀平,起先“周有光”是笔名,后来成为他的号。祖籍江苏宜兴,1906年生于常州。曾祖父是清朝官员,同时他侧重从事在常州经营棉纺织布、当铺等产业工作。
早在1925年,由于周有光的胞妹周俊人与张允和同学的两家庭间的兄弟姊妹们堪称世交的相互交往。1928年周有光与张允和同在上海读书时过从甚密而后1933年结缔成家。其妻张允和1909年出生于安徽合肥的宦官人家,当年盛行门弟观念,所谓门当户对,张府姐弟九个,她在姐妹中是一位杰出有名的才女,她爱好昆曲,在京曾参加昆曲戏剧社的演唱公演。她出版多本著作如《张家旧事》、《最后闺秀》、《多情人不老》、《与周有光合写》等,她的著作很受欢迎。她在《多情人不老》表说她与周有光性格虽不同,但并不相互抵触,而是“相互补充”,他们是一对患难与共的恩爱夫妇,张于2002年8月因病去世,享年93岁。
周有光1923年就读于上海圣约翰大学经济系,但行将毕业前曾转学光华(由于五卅惨案事件杯葛圣约翰母校转读其分支光华大学毕业证书)。随后踏进社会,受聘于江苏和新华银行,并由银行派驻世界金融中心纽约与伦敦两大国际都市,直至1949年上海解放后应召回国,任职于复旦大学经济研究所和上海财经学院教授多年,深受学院教职员与学生们的爱戴。1955年奉前总理周恩来邀召调到“北京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专职从事语言文学研究,撰写多种著作很受影响。他竟能在他年已82岁时学习电脑操作打字接发网址邮件,轻松自如,思路敏捷。98岁时他倡导“基础华文”运动,百岁时他的《百岁新稿》问世,在该书自序中写道:“老来回想过去,才明白什么叫做今是而昨非,老来读书,才体会到什么叫温故而知新,学后知不足,老来读书的快乐无穷!”
周有光老学长的人生价值观点及态度,一直持豁达大度,幽默,乐观进取,逆来顺受,不计名利,充分显现在他老人家写作“陋室铭”态度上,处于逆境,仍然思维敏捷,研究不辍,按月有一篇文章发表在国内外刊物上,每当有人问他长寿的秘诀,他就拿出了一篇多年前写的“陋室铭”杰作。
“山不在高,只要有葱郁的树林;水不在深,只要有洄游的鱼群。这是陋室,只要找唯物主义地快乐自寻。房间阴暗,更显得窗子明亮;书桌不平,更怪我伏案太勤;门槛破烂,偏多不速之客;地板跳舞,欢迎老友来临;卧室就是厨房,饮食方便;书橱兼作菜橱,菜有书香;喜听邻居的收音机送来音乐,爱看素不相识的朋友寄来文章,使尽吃奶气力,挤上电车,借此锻炼筋骨;为打公用电话,出门半里,顺便散步观光;仰望云天,宇宙是我的屋顶,田野是我的花房。”
周有光的《陋室铭》虽不及刘禹锡原作精炼有文采,但也有了显著特点:豁达、幽默、乐观而这三点背后又有他深厚的智慧与知识作为支撑。这就不是一般的苦中作乐、安身立命而是对人生的大彻大悟,对红尘的笑眼旁观。
周有光这一辈子颇多坎坷,但他却从不悲观,总是以微笑来迎接,有一个典型的例子:1933年4月30日,他和著名才女张允和结婚了。如果听老年人的话,选这个日子不吉利,正是月末,意味着“尽头的日子”。当时家里的老保姆从关怀出发,还悄悄地拿着他们两人的“八字”去占卜算命,说“两个人都活不到35岁”的荒谬话。后来周事后方知,他表示不信邪并笑着说:“我相信的走到尽头就会是新的开始的逻辑思维也”。最后张允和活到93岁高龄,周仍健在正是快乐的百岁、世纪龄,他在凤凰电视台采访这位“生命力很强的世纪老人时,他说华夏文化,不是复古而是更新,并幽默地说:我是被上帝遗忘的人。周有光在《凤凰大视野》接受许戈辉采访时的“百岁口述”,他口齿利落,逻辑思维敏捷,从常州青果巷开始,忆及上海圣约翰大学英语讲学过程,主修经济学,曾转学光华。结爱张允和,留学东洋,避战四川,因公游历欧美后归国,执教上海复旦大学,财经大学任经济系教授,又奉调北京改行参与并专注有关中国语言文学研究与改革课题。
他谈“新汉字表”方案有缺点,相信能改进。他在104岁那年高龄命名的语言学匠,推出近20万字的杂文集《朝闻道集》,收集他的“百年反思”涉及文化、历史、语文等方方面面,大都是他百岁前后几年所作——《中国台湾纲》。104岁开工作,大同理想与小康现实2009.4.16《朝闻道集》。《人与书俱不老》2008.2.22——朝内大街上车水马龙,朝南小街胡同内,躲进自己的“小楼”,闲话地享受着宁静,看报书边喝茶。周有光的《陋室铭》,就是在文化最黑暗时代“文革”期内,也是他最困难时写成的,那时他亦没例外被红卫兵赶出专家楼,竟亦被列入学术权威(笔者认为另外是就读过圣约翰是美国圣公会创办的洋学堂),他被赶出专家楼,全家三代人挤在两间简陋的小平房内“蜗居斗室之中,工薪只留下按家庭成员折算的生活费,可是他安贫乐道,写下了这逆来顺受,乐观幽默《陋室铭》与全家共勉,《陋室铭》更具深厚含义。文革后,他却被人有意无意地疏忽了!大家替他抱不平时,他就拿出《陋室铭》,一表自己的心态,再后来他又把《陋室铭》当成自己的长寿秘诀,不时地向人推解,奇文共欣赏。
前不久,中国北京央视新闻频道的《小崔说事》,采访了百岁老人周有光,他又一次饶有兴趣地谈到了自己的《陋室铭》,面对听观众和镜头,老人依然诙谐、幽默,妙语连珠,丝毫不落央视名嘴下风,让人惊叹,时光似乎在他身上停住了!他自己则一再自嘲“上帝糊涂把我给忘掉了,也不叫我回去!”并表示“老不老我不管,我是活一天多一天,而且不是苟活,不是消磨时光,而是要乐观,要努力为人类的幸福而工作”。“青山依旧旺,几度夕阳红”,我们应深深钻研其对语言文化的心得学养,是具中国汉字文化的划时代意义的。周有光年过50天命之年,能精通中英法日的四国语言,在1955年10月毛泽东点名,应召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参与“中国语言文学研究委员会”工作。
当年新中国成立时,据调研全国文盲达80%,必须注力于提高文化教育,务必文字改革先行,并运用同一种国家标准语言——普通话及白话文。周强调“拼音并不是汉字的代替品,而是辅佐识读汉字”。当年搞三年方案,82年定下国际标准法案。按理周有光的专业是经济学,他在派驻欧洲以银行派驻员的身份,凭自己的爱好、钻研与观察英语的字母学,自修成材,对国际文化语言的钻研颇有心得,就此为转攻专业,留有空间!他经历中国百年之文化变迁,是真正从“传统”成功过渡到“现代”的知识人。百岁口述作品①图书“比三家”(广西师范大学出版);②《卓越亚马逊》;③《价格比较》;④《我与合肥四姊妹》的缘份,历史4年;⑤“木有书读”(抗战胜利后去美从事金融工作)。
周有光对自己的一生,袒露心声,元气十足,近年来费孝通、启功等文化大家纷纷辞世,中国近百年历史的亲历者日渐稀少。“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我们祝愿这位“被上帝忘掉”的老寿星健康长寿,再创生命奇迹,也不妨好好欣赏一下从内心学学他的乐观与豁达,睿智与坚强,像他那样,把灵魂放在高处,远离尘世的喧嚣和物欲的疯狂,让阳光和笑声永远充满我们生活的每一个空间。(摘录自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万事通社区门户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团队建设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