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万事通社区门户 >> 资讯 >> 风云人物录 >> 详细内容

上海圣约翰大学人物风云录(十五): 唐纳

发布: 2010-5-26 14:25 |  作者: 网络转载 |   来源: 李宗海 |  查看: 11827次

上海圣约翰大学人物风云录(十五)— 唐纳
世纪龄院校-学林著名人物之一
(上海圣约翰大学史料电子丛书)策划、编纂:李宗海
Historical Reference CD Book of Shanghai St. John’s University

《唐纳轶事》摘录自多伦多圣约翰大学校友会,由当年会长朱吴荪主编的1995年4月发行的亥字第二期《约友简报》。
1932年夏天考入圣约翰大学英文系,读书时中英文俱佳,也是一个篮球健将,身手矫健,据悉系校队名将。在求学时,写影评、剧评,《晨报》、《申报》上刊载,有相当知名度,曾参加夏衍主持的“影评人小组”并加入电通影业公司担任编剧和演员,并主编《电影画报》。
苏州人士,出生于1914年,在粉碎“四人帮”后的中国,隐居海外,默默匿迹达30多年的唐纳突然成了无人不晓的名人,这主要是因为他在三十年代就在上海与年轻女演员蓝苹有过一段“罗曼史”(笔者喻之谓逆缘),他们俩人交往不到一年,相爱、结婚,仅三个月后离婚,他们分手时,被上海新闻媒界炒得满城风雨。
话题拉开应从头说起(笔者选摘片断于《博讯网址》)。
唐纳原名马季良,蓝苹与唐纳同年,她爱出风头,夸夸其谈,可见学识浅薄,终无大用,一见风度翩翩、谈吐文雅、风流倜傥、英语流畅、爱好文艺、喜看电影、演话剧的唐纳,彼此一见倾心,投入热恋的波涛中。
那时,蓝苹(原名李云鹤),从山东济南来沪,在影剧界活动有年,她加入剧联的无名剧社以主演话剧《娜拉》(易卜生名剧)获好评,同时她也加入“电通”为演员。
蓝苹即后来去延安改名的江青。“文革”期间,江青俨然是“第一夫人”的头衔(但在被国际全面经济封锁、作茧自缚、闭关自守的国家中,江青无法显露其爱出风头的本性也),江青炙手可热,完全是歪打正着,似见炙手可热,尤其在她一夕之间顿变祸国殃民的罪魁恶首,成为阶下囚时,港、台及美国一些报刊,大写特写唐蓝早期艳史,捕风捉影,无中生有,意把忠厚君子的唐纳弄得面目全非,其实,一生多才多艺的唐纳,是著名的影评家、剧作家和出色的报人,他曾对三十年代上海左翼文化运动特别是左翼电影界的发展,做出过不可磨灭贡献。
早年唐纳在江苏省苏州中学念高中时已经嗜爱文艺,思想开始左倾,他已是该校剧团的主要演员,演过话剧《工场夜景》、《活路》、《505》等。
1932年3月,唐纳受到国民党警察注意,不得不从苏州逃往上海,同年夏季以优异成绩考进了上海著名的圣约翰大学,他是约大43届毕业生,依旧爱好戏剧,成为学生剧团的活跃人物。当时上海《晨报》的《每日电影》主笔姚苏风是唐的同乡,约他写影评,从大学二年级起,就为《晨报》写稿子,从此与电影界结下不解之缘。由于他文笔流畅,而且颇有独特见解,在他还不到20岁时就在读者中颇有影响,与《申报》石凌鹤旗鼓相当,人称“影评二雄”,誉满影艺界。
唐纳除了以《晨报》为“据点”外,还涉足《申报》、《时事新报》、《新闻报》、《时报》等影评专栏。1934年6月10日,唐纳在《晨报》上发表《太夫人》一文,尖锐批评“软性电影”,6月12日唐纳又撰文《“民族精神”的批判谈软性及其他》,得到夏衍撰文与之呼应,影响颇大。1934年秋唐纳在华艺电影公司任编剧时,公司正拍摄阳翰笙编剧的《逃亡》,导演拟配主题歌和插曲,邀请唐写了《自卫歌》和《寨外村女》,聂耳配曲,使这两首歌广为流传。唐纳还经袁牧之介绍,在影片《都市风光》中首次当了演员,崭露头角,蓝苹亦在该片中充当重要角色。
后来,唐纳曾主编《大公报》副刊,抗战初期,任《大公报》战地记者,在三十年代后期到四十年代初,他写过三个剧本《中国万岁》、《陈圆圆》和《生活》,都以鼓吹抗战为主题。
抗战胜利后,唐纳从大后方的重庆返回上海,出任《时事新报》总主笔,该报有一次报道国民党军警两方在戏院互殴的事件,军警双方扬言要砸烂报社,他通过孔祥熙公子孔令侃周旋,始告平息(孔令侃也是圣约翰大学校友,比唐纳低好几班),半年后,唐纳退出《时事新报》,应邀去《文汇报》工作。
1947年,上海《文汇报》被封,唐纳转到香港,任香港《文汇报》副总编,1949年去美国,在《纽约日报》工作,1951年前往巴黎,在那里定居,直到1988年8月在巴黎辞世,在异国他乡生活了整整四十个年头。唐纳在巴黎生活的最后十年中,平静的生活受到干扰,最困惑并使他愤慨的是港台及美国的一些报刊不断对他与蓝苹早年的那段极短的感情纠葛的渲染和造谣中伤。他后来决心写一部回忆录,加以澄清,已经着手收集早年的材料,但未及动笔,就被病魔夺去了生命。唐纳是带着遗憾离开人世的。但史实铁证所在,他作为三十和四十年代的著名影评家、剧作家、新闻工作者所作多元性社会贡献非凡外,他对当时上海左翼文化运动的功绩,永远留在人们心中外,作为校友的文天中、邵彤两位校友及笔者有义责为其收集真实经历资料为其澄清史实,故用倒叙法,点滴其详。
唐纳,其实并不姓唐,他原名马骥良,在上中学时学名马继宗,写文章用过“罗平”、“唐纳”两个笔名,后来由于他喜欢用“唐纳”署名写影评,原名倒被人遗忘了,客居巴黎后,又改名马绍章。
1936年4月,电影明星赵丹和叶露西、顾而已、杜小鹃约唐纳和蓝苹一起去杭州旅行结婚,在西子湖畔、六和塔前请沈钧儒大律师证婚,喜讯传至上海,顿成艺坛佳话。
可是唐纳和蓝苹一对好景不长,蓝苹原来想利用唐纳手中的笔来为她吹捧,使她崭露头角,一举成名,而唐纳手头拮据,经济上并不宽裕,蓝苹的名利欲不能达到,就百般挑剔,唐纳虽委曲求全,也无法挽救情感上的破裂。婚后不到三个月,蓝苹匆匆不告而别,留书说回济南探视母病,唐纳感到事出意外,7月间火速到济南探其虚实,纯属子虚方知上当受骗。心想我唐某真心对待却遭遇无情人,气愤之下,唐纳竟在旅店出此服毒自尽下策,幸得及时抢救,不久又发生跳黄埔江自杀,结果命不该绝,也得抢救下来。唐纳为这个蓝苹两番自杀,实在不值得。当年陶行知曾作诗相劝,希他正视现实,为国事应好好活下去。
试看爱好出风头的蓝苹,在“业余剧人协会”上演的《赛金花》(夏衍编的话剧)中争当主角,却受挫于王莹,但由此挫折懂得了一点,演员要出名,必须先受到导演的赏识,她从此改换门庭,投靠主导演章泯,果然一拍即合,如愿以偿,在奥斯特洛夫斯基《大雷雨》话剧中,蓝苹当上了女主角,名演员赵丹、郑群里任男主角,这出戏是蓝苹演剧史上的巅峰之作,笔者当时曾看过这次演出[地点大约选在上海爱多亚路(延安中路)浦东同乡会大厅]。(《唐纳与江青短暂夫妻情变分手后的生活写照》,据博讯2005.2.6.)*唐纳觅新欢走异邦,在重庆拒见托病的江青*
1945年8月28日,毛泽东应蒋介石三次发电延安邀请他赴重庆,和平国共合作谈判。江青获悉也借口“牙疼”要求同毛共赴重庆治疗。毛对江的要求最初并不同意,在江青纠缠之下,毛泽东虽勉强同意,但说好一个条件,即不允许江青在重庆公开露面。
江青到重庆并未和毛泽东在一起,而是和女儿李纳共同住在张治中的官邸“桂园”内,此时的江青,心情很激动,特别听到张治中手下的一名内勤说了一句她比宋美龄漂亮的赞语,真是兴奋了好几天,但遗憾的是她却不能像标准的第一夫人宋美龄那模样在各种公众场合出头露面,无法在记者们的照相机镜头前展露风姿。江青硬要伴毛去渝意图落空,毛恐亦心知肚明。
唐纳心中另怀新欢,对陈润琼一见倾心,而陈却没有很快作出反应,于是唐纳只能开始一番苦心孤诣的疯狂追求。1949年陈润琼赴香港工作,唐也追逐调往那里,聘任香港《文汇报》总编辑。1949年12月陈润琼去美到联合国工作,唐相继锲而不舍,追随到了美国,他先在《纽约日报》社供职,后又设法转到联合国系统所属一家印刷厂工作。
1951年陈润琼又来到巴黎,唐纳照样越洋跟踪而去,唐纳如影随形,紧盯不舍,而且为了表达如醉如狂爱恋之意,每天都给她献上一束鲜花时,送上一封用蝇头小楷端端正正写成的情书。
这一份痴情攻势,使陈润琼深受感动,她渐渐地发觉唐纳是富有才华的多情种子,而且为人本质善良,又是仪表非凡,中英法语精通,约大的高材生。1951年答应结婚成亲,两人在巴黎举行了婚礼,从此,唐纳的诚挚感情最终有了真正匹配的归宿。
夫唱妇随,情投意好,百年好合,正是比翼双飞,好极了!陈润琼不仅善解人意,而且才艺美貌端庄,为人精明能干,善于理财经营,是唐纳名符其实的贤内助,不辜负唐纳锲而不舍的苦心追求。1979年唐纳退休后,餐馆便交给陈全权经营。
唐纳和陈润琼结婚后,生有一女,取名马忆华,其含意不言自明,乃想念故国之意。一向重感情的唐纳,不仅对所恋之人一片痴情一片真意,而且对生养自己的祖国同样是赤子情深。他后期之所以会离开上海远赴欧美,一方面和他对陈润琼的爱恋追随之情有直接关联,另方面还有一层难言隐衷,却起了避祸丧身的前兆,命不该绝。
试看全国发生惊天动地骚乱的1966年,江青“披着毛皮”荣登文革的“旗手”宝座之后,唐纳的知交好友赵丹、郑君里等人纷纷被披着毛皮的“旗手”受到牵连无辜遭到莫需有的无情迫害,江青心狠手辣清洗她在艺坛关系人物,一网打尽,而她的第一任老公幸亏远在海外,“旗手”鞭长莫及,才幸得以免遭毒手。
直到“文革”结束后,江青恶贯满盈,绳之于法,唐纳才遂愿返回故土,几度重游上海,抚今追昔,感慨万千,不过他每次回来都行踪守密,并没有在公共场合露面,仅限于走访几个当年亲密知己朋友而已。他如惊弓之鸟,心有余悸,江青的影子亦怕。
缘于唐纳和蓝苹曾经有过那段孽缘关系,身居巴黎的唐纳经常碰到一些不速之客的造访。曾被江青视为自己的“斯诺”,为其立传的美国作家维特克女士就曾二次专程登门拜访,并提出愿以20万—30万美金为酬与他合作写江青,但唐纳坚决婉言拒绝了她的要求,证明唐纳不愧是遵循“光与真理”校训的约大人。从他的真诚人格证明他一生是清白无辜的。
曾有海外报纸刊登不实消息说:唐纳为招徕顾客,在自家开设的饭店二楼举办江青照片展览,对此造谣生非事件,他断然否认,他坦诚地说:“我这个人不但不念旧恶,而且一旦绝交,也是不出恶声,更不会在金钱面前动摇自己的信念。”“Gones be by gones。”唐纳乃君子也,“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也”。
试看臭名远扬的江青竟成了文艺界的“仲裁者”,善恶被她挟势颠倒。江青的服装大变,过去她一贯穿西装,半高根皮鞋,现在成了近似所谓毛装的上衣及长裤,脚踏平底鞋,面容表情显得很严肃,自以为是披着毛皮,好像她已掌握了国家的一切,并自诩可以有权决定一切(江青不容许毛再开舞会,这类活动是毛选美为舞伴的延伸,上床。她让毛停止此项活动,但毛同样可在大会堂的地方厅寻觅漂亮的侍应生姑娘为伴……所谓皇宫的三宫六院、粉黛三千,江青防不胜防也……)。
在这里还得补充一些片断诽闻秘史——江青陪毛泽东去重庆,始终不明白毛泽东为什么不许她公开露面,但她毕竟是一个有着强烈好胜心和炫耀欲等劣根性的女人,在难以公开露面的情况下,她竟然能悄悄地背着毛打电话想秘密约见唐纳,结果遭到唐纳一口拒见的尴尬情景!
江青未能如愿,也许她还不知道此时此境的唐纳不仅已从生活困难处境中解脱出来,而且在感情上已另有真爱,江青千方百计去渝,意图秘密约见唐纳时,他对这个臭婆娘旧情已一了百了,据唐纳事后曾对人说,江青地位已今非昔比,如不明智地见她,必会惹事生非!
谈到唐纳所觅新欢,却是郎才女貌,品貌成双乃天作之合。在抗战胜利后不久,唐纳才回到了上海,在《文汇报》总经理严宝礼邀请下,出任《文汇报》总编辑,当时总主笔是徐铸造成,副主笔是宦乡、陈虞孙,都系一时的上品人选。
1947年8月美国总统特使魏德迈在上海举行记者招待会,唐纳应邀出席。当时《自由论坛报》的一位女记者立即引起了他的注意,令他顿生爱慕之情,这位女记者是国民政府前驻法大使陈籙的三女儿陈润琼,她操着一口流利的英语,法语也很纯正,谈吐非凡,婷婷玉立,举止端庄,堪称才貌双全,娇艳淑女,君子好逑。
陈润琼曾去香港工作,随之,唐纳也去香港任职,翌年陈女士去纽约联合国工作,唐纳也跟着去美国,在华侨办的《纽约日报》任职,陈女士是福州人,也是圣约翰大学毕业生,两人均系约大人。陈女士终于被唐纳的痴情所感动,两人1951年在巴黎结婚,并定居下来。笔者在这里,重复地庆贺我与老伴亦是约大人,在1946年结婚,大家前后都在约大校园中留有脚印,因此祝贺唐纳与陈女士有了一个安定幸福的家庭。更值得一提,“唐纳轶事”是由约大人文天中、邵彤执笔大作,正是约友情深。
唐纳在巴黎生活的最后十年中,平静的生活受到干扰,最困惑并使他愤懑的是港台及美国的一些报刊不断对他与蓝苹早年的那段极短的感情纠葛的渲染和造谣中伤。他后来决定写一部回忆录,加以澄清,并已经着手收集早年的材料,但未及动笔,就被病魔夺去了生命,因此,唐纳带着遗憾离开了人世。但除作为三十和四十年代的著名影评家、剧作家、新闻工作者,他对当时上海左翼文化运动的功绩,永远留在人们心中外,文天中、邵彤两位校友以及笔者从网站上搜索了较真实的资料,但并没发现失实污蔑之辞,看来历史会作出真实的评价,而持公正贤明的态度的。

万事通社区门户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团队建设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