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万事通社区门户 >> 资讯 >> 上下一百年 >> 详细内容

2010大事回顧 十大時事新聞

发布: 2010-12-31 11:20 |  作者: 网络转载 |   来源: 新闻频道 |  查看: 12057次

 
 

 告別2009風起雲湧的金融經濟國度,2010年,戰場轉至社會與政治新聞。

香港,今年的新聞大事都非常戲劇化。

一幢在鬧市的樓宇,在大白天,幾秒之間全塌下來,成為一個廢墟,是真實版的災難電影場口。

一個紅得發紫的上市公司總經理,一夜間貪污的嫌疑犯,卻又一夜間意氣風發的復職。

一個非常典型的香港旅行社菲律賓團,在大路不過的景點遇到槍匪,死傷枕藉。

一個被視為「搞事」的政黨,突然恩怨一朝了,與中央站在同一陣線,原本民主路上的戰友卻又反目成仇。

放眼世界其他的地方,政治與盛事成為焦點。但事有湊巧,除世界盃外,東亞地區成為新聞的風眼。

先有上海世博令全球繼2008北京奧運之後,再次見識到中國的厲害與霸氣,成了2010年上半年的國際焦點。

到2010年下半年,在力谷經濟復甦、貨幣升值、熱錢亂竄以及通貨膨脹的氛圍下,中日釣魚台風波令原已持續升溫的中美關係,更火上加油。

正當嚴防美國插手中日關係撈一把油水之際,到2010年尾,南北韓突然開火。這一轟,在原本持續升溫的中美日關係上,再牽扯俄羅斯、南北韓、核問題等一串原素進來,令2010年的國際政治局勢更形複雜。預期2011年,東亞將繼續成為國際政經舞台上的焦點。

不敢忘記,但又從何說起?

這一段新聞,是七百萬人的錐心之痛。

香港是福地,不單天災少,就連港人在外也是甚少遇到不測。

也許,正因如此,今次的事令我們更震驚,也更痛。

慳了一年,忙了一年,好不容易到暑假,一家大小歡天喜地外出旅行,卻換來血染的回憶。

由8月23日中午傳出在菲律實馬尼拉有香港旅行團被槍手挾持的消息開始,到晚上7時35分前,應該很多人都相信,全團人最後應安全無恙獲釋。因為,從電視直播看到、電台直播聽到、獲釋港人的覆述,證明槍手門多薩情緒一直都很平和,僵持的九小時中,沒有意圖傷害任何人。

可惜,晚上7時35分現場傳來第一下槍聲,撃碎了所有人的期望。接下來的個多小時,是一片混亂、血腥與哀鳴。事後調查顯示,當時的指揮不是在指揮,去了食飯;現場救人的不是救人,裝備落後,既無策略,就連匹夫之勇也欠奉,一窩蜂衝上車,發現形勢不妙又匆匆後撤。最後,全團八死七傷。

我們永遠無法想像,被困在車廂的14名團友在個多小時的槍戰中,目睹身傍親人被槍手射殺的驚惶與悲痛;

我們亦無從目睹領隊謝廷駿冒死撥電話回港、數名團友奮不身撲向槍口,企圖制止屠殺的事實。

我們可以做的,除了悲憤和心痛,就是撐。

撐生還的家屬,跟菲律賓當局撐,為死傷者討回公道。

縱然,調查的結果令人憤怒,有人護短、有人逃過罪責、有人大刺刺的笑著「道歉」。但是,真相昭昭,抵賴無從。人在做,天在看,公道在眼前。

隨著黃浦江兩岸的煙火璀璨盛放,把上海的天空染成一片紅海後,堪稱史上最昂貴的上海世博會終於在5月沸沸騰騰的開幕了。

「城市,讓生活更美好(Better City, Better Life)」,繼08京奧後,中國再次傾全國之力,一圓百年世博夢。籌備8年、耗資近4000億元人民幣、營運個月的上海世博會,共有189個國家和57個國際組織參展,旨在提升國際形象、推動經濟、傳揚文化等等,不過,試運和開幕初期的混亂夾騷亂,便差點令這項全球注目的盛事付諸東流。

單是開幕初期,入園人數屢創新高,工作人員和志願者培訓不足,比比皆是的駭人現象:參觀者為爭入中國館,不惜爬牆、衝欄、撞玻璃;場外飲水機被破壞、公共電話被偷走,場內更有展品損毀……遊客怒氣沖沖的一句「中國人為什麼不能進中國館」,最能扼要概括了崛起大國的人民素質。

而為了「完成任務」達到破紀錄的7000萬入園人次,全國上下皆開動機器,地方機構、央企大量派發門票,人們縱使知道「遊世博如肉搏」,但畢竟門票要160元一張,不去白不去,人潮來到即將閉幕的10月份,又如預期般突破單日100萬人次的驚人數字,世博執委會唯有邊擋下人流洪峰,邊半掩嘴巴拋下一句「謝謝儂」。

 
 
球王,沒有如預期般在南非登基。賽前熱論美斯、C朗、卡卡「三王鼎立」,三人卻相繼在八強或十六強止步;去屆冠亞軍意大利和法國,更加羞家,分組賽提早執包袱;連港人至愛英格蘭,亦只能在驚濤駭浪下晉級、十六強被德國踢出局,朗尼、謝拉特等一眾大牌球星,如願放個長假,向出糧的老闆問責,為新球季叉足電。

當然,全球注目的盛事,又豈能沒有焦點?球星紅不了,卻紅了幾個「牠」:

1. 發出烏蠅聲響的魔笛Vuvuzela

這支南非傳統樂器,在首次於非洲土地上舉行的世界盃一炮而紅。由初期的神憎鬼厭,到後來球迷聽不到睡不著,那種冤家feel,就正如再難聽的廣告歌,聽多了,也會琅琅上口「尖尖尖」…

2. 八發八中的八爪魚保羅

古代智慧告訴我們,聰明反被聰明誤,君不見楊修之死?今屆世界盃爆紅的主角:八爪魚保羅,牠落戶德國,四強之前全部猜中德國隊勝負賽果,但四強一戰因估中同胞敗給西班牙而惹來殺機,幸好最後乖乖預言德國在季軍戰反勝,才能逃過變成八爪魚刺身的厄運。可惜,神算不如天算,兩歲半的保羅10月時與世長辭,為其傳奇一生劃上句號。

3. 學懂團結的蠻牛

狂牛西班牙,每每在大賽患上瘋牛症。今屆承襲兩年前歐國盃的氣勢,以團結一致、乾脆利落的打法,首次登上世界足球壇的頂峰。決賽加時由「玉面飛龍」恩尼斯達射入致勝一球,經典一刻足可記入史策。

繼「乒乓外交」後,我們有「走廊外交」、「電梯外交」和「休息室外交」。

中日關係因9月7日,福建漁船「閩晉漁5179」號與日本防巡邏船在釣魚島相撞事件,一直僵持至今。

事件觸發中日兩國關係緊張,中方一步步施壓要求放人,日方擺出強硬姿態,一直拖,延長詹其雄的扣押期。最初以為,例牌一輪外交姿態戰,放人就了事。

後來再看,不對勁。日本國內政治形勢改變,新首相上場,再加美國政府加入,推波助瀾,台前,中日關係每況愈下,一直「無偈傾」。台後,卻另上「好」戲。

10月4日,在比利時出席歐亞首會議的總理溫家寶,晚宴後在皇宮走廊與日本首相菅直人「偶遇」,更因利成便在走廊交談了25分鐘,成為撞船事件後,中日首腦首次面談。但由於日方堅稱釣魚島是日本國土,「交談」無果。

一個星期後,即10月11日,再上演一幕「電梯外交」。中日兩國防長,在越南出席東盟防長擴大會議期間,在電梯「偶遇」,又談了20分鐘。

於是,外界又忖測中日關係有望解凍。

正當外界聚焦於10月29日在越南舉行的東盟會議,以為中日首腦進行會面之際,突然,中方宣布取消會晤。但,又突然在翌日,溫家寶在休息室偶遇菅直人,雙方又再「順道」談了十分鐘。日方隨後證實,雙方在會晤中達成多項共識,但中國官方媒體新華社對此卻隻字不提。

在外交層面上,「偶遇」只是兩國角力的一個浪漫化煙幕。但畢竟兩個人要走在一起,還需要很多努力,單靠浪漫是不行的。

 2010年將盡的時候,南北韓突然開戰了!

消息在11月23日當地時間下午2時34分,在南北韓黃海邊的延坪島海域附近傅出連綿不斷的炮聲。

接下來的兩個多小時內,北韓先後向延坪島發射一百多枚海岸炮炮彈及榴彈炮,其中數十枚擊中居民區,島上火光熊熊,冒出大量濃煙,房屋倒塌,電力中斷。居民慌忙走到防空洞,部分人坐船逃走。南韓有關方面表示,炮擊造成兩名南韓士兵死亡,十八名軍民受傷。

炮擊事件發生後,南韓軍方第一時間反擊,向北韓海岸炮基地附近發射八十多枚炮彈。南韓軍方下令進入局部挑釁最高戒備狀態,啟動危機管理體系,加強全軍警戒,並出動空軍F-16戰鬥機前飛炮戰島嶼上空。

炮擊來得突然,震驚全球,亦殺中國政府一個措手不及。

北韓不按理出牌,令斡旋於北韓與美日等國之間的中國,陷入進退兩難的局面。但與此同時,中國卻又不想屋企附近爆發戰爭,受到波及。再者,和美韓關係也不能搞得太僵。

但從局勢的發展看來,南北韓雙方態度強硬,美國亦樂於在傍一方一邊指手畫腳,一邊挑撥離間,一邊向中國施壓。年尾流流,原以為無驚無險又過一年,北韓突然送來大禮,作為兄弟的中國著實吃不消。

政治是人的遊戲。

人心難測,只要遊戲中有人心念一動,牽一髮動全身,局面也就起變化。

整場仗由去年「五區總辭」的延續-立法會補選揭開序幕,接著政府的「起錨」運動在傍打對台,鬧得紛紛亂之際,中途突然殺出曾蔭權破天荒單挑余若薇進行電視辯論,輸得一敗塗地。

政改爭拗自回歸後持續多年,拖拖拉拉,都今年「埋牙」才算是有點火藥味。

以上這些,都算雙方交鋒的「正路」發展,但接下來的事,卻是大出意料。恐怕就連民主黨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會擔正做主角,既是「事成」的關鍵,也是「事敗」的眾矢之的。

泛民與政府的立場、交涉不再累述,總之,最後的結果是:

(1)民主黨提出新加的五個區議會功能組別議席由一人一票產生,稱「區議會方案」;

(2)中央突破性支持民主黨提出的「區議會方案」;

(3)民建聯為首的建制派立法會議表態支持「區議會方案」;

(4)立法會順利通過包含民主黨「區議會方案」的政改議案

縱使泛民一眾議員在政改方案辯論時,聲淚俱下呼籲風雨同路,團結對外,但建制派與政府聲聲褒揚民主黨「顧全大局」卻無異於火上加油,令民主黨與「泛民」就算「不進一步分裂」,至少也因此事心存芥蒂。再者,事件亦觸發鄭家富退黨,令民主黨內部的矛盾再次浮面,埋下下年區議會選舉的炸彈。

中央的突破性舉措,或許是輸了一著,但至少也有民主黨「陪葬」,不是執羸,最低限度也是扯平。唯獨建制派的議員,眼巴巴地看著民主黨大出風頭,也要為對方作嫁衣裳,酸溜溜地作救火隊,大喊支持,聲聲讚好。

無他,在形勢之下,在利益面前,敵友之分也就是多餘。

 

第一幕-愈講愈紅

近水流台,以公司的藝人和品牌替自己造勢,到最後,把自己捧紅成名咀、旅遊節目主持人,風頭跟一眾小生花旦不分上下,想到無線,除了六叔,便想到「陳生」。一間上市公司高層,變成螢光幕前家傳戶曉的明星,陳志雲的確將這盤「show business」玩得出神入化。但萬估不到,這時的他還未算「最紅」,但距離日日上頭條的日子亦不遠矣。

第二幕-人生如戲

大講傳媒道德操守、人生道理、佛謁智慧、社會責任的「志雲大師」,真的如電視劇情節一樣,因涉嫌貪污及串謀詐騙在睡夢中(3月11日凌晨6時)被廉政公署踩上家中拘捕,繼而再被高調地帶返電視城調查至晚上才放人。

這個情節的戲劇性、震撼性及話題性,將無線所有經典電節劇的情節也比下去。不過,但正如例牌劇情發展-好戲還在後頭。


第三幕-(反)高潮登場

主角跌到最低處,最折墮時,突然一舖翻身,贏個double。身繫官司的大師,先被廉署撤銷三項控罪,再被老闆娘欽點高調復職變「陳總」,大權在握,為六叔慶生辰,意氣風發更勝從前。昔日一沉百踩「以為得米」的敵手高位未坐暖,笑還未到最盡,就要急急掉頭為自己貼金。有什麼比「活得比你好」這句話,更令仇者痛,親者快。

第四幕-不日上映

正當一眾街坊期待「真實明星版壹號皇庭」上演,方逸華、樂易玲、佘詩曼、楊怡、黎耀祥等一眾高層、炙手可熱的一線小生花旦上庭作供之時,志雲風騷回歸,令事情突生出現變數。

陳總到最後是否「真的假不了」,要到明年六月才上演。何不趁空檔,追看娛樂版的「清算指南」,看「親雲黨」如何風騷,又看「反雲黨」如何補鑊扮friend,也是日日好戲連場

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之一-海地,平常的日子,已經過得很苦。

近80%海地人每天只得2美元生活費,56%人營養不良,自1804年獨立後,發生30多次政變。全國60%的建築物,都是「豆腐渣」工程的產物,平日已經不見得安全。

發生200年一遇的超級大地震後,海地人只有更苦。

2010年1月12日格林威治時間晚上9時53分,海地發生7級大地震,隨後接連發生至少32次餘震。海地首都太子港成人間煉獄,絕大部份建築物夷為平地,屍橫遍野,遇難人數超過30萬,350萬人受災。

救援工作進度緩慢,災民唯有將屍體疊起當路障,以示抗議。

事隔九個月,情況不單沒有改善,苦難一直如影隨形落在海地人民的肩膀上。

目前,仍有數以十萬計的災民住在臨時帳篷之中,衛生環境惡劣,再加上震後處理屍體方法不當,污染水源和食物,卒之在今年十月,海地爆發大規模霍亂,不足一個月內,已造成300多人死亡。但世衛警告,霍亂已在海地植根,相信接下來的幾年還會爆發疫症。

同時,地質專家亦警告,一月的地震未能將儲於肇事地震帶達兩世紀的能量完全釋出,表示海地未來仍有很大機會再發生7級以上的大地震。

對海地人來說,「走出苦難」實在是遙遠得可怕,就連幻想的權利也被接踵而來的天災人禍所剝奪。


 


2010年1月29日下午1時,鬧市中心,紅磡馬頭圍道一幢55年樓齡的唐樓地下,正進行裝修工程。突然,工人四散並大叫:「快塌樓!快啲走!」

5, 4, 3, 2, 1-5秒間,地下一層高外牆開始鬆脫,石屎、外牆、磚塊如骨牌般跌下,樓上四層樓頓失支撐…

10, 9, 8, 7, 6, 5, 4, 3, 2, 1-10秒間,整幢數完全塌下,發出轟然巨響。

一瞬間,整條馬頭圍道塵土飛揚,久久不散,大量石屎夾雜家庭雜物,湧出馬路,街上行人車輛紛紛四散逃走。3條人命:40歲、41歲及20歲,就此被斷送。

事後,人人說嚇得半死,「實在離譜」,「一幢樓怎會如此化學,話塌就塌,實在「不能置信」。但事實是,這幢唐樓早已是千瘡百孔,都已經「話咗好耐」先塌。

由2005年開始,屋宇署一共向業主發出7張維修令,當中包括牽涉僭建物、逃生門耐火能力欠佳、及外牆剝落等問題。最新一張維修令,就在塌樓前半年發出。

事出必有因,有因必有果。

 

不經不覺,這場官司伴著香港人過了三年。就如電視台的100集長篇巨製,很多人每日要看過官司的報道才安心。直到今年年初,終於來個了斷。

撇開法律觀點與爭拗,判決無疑符合了「街坊道德價值觀」,是一個如嬴家龔仁心口中「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結局。

陳振聰被法官指為不可信、口供前後矛盾,偽造遺囑。法官直指,陳振聰為求嬴得官司,不惜任何代價,爆女兒私隱,讓妻子出庭面對自己丈夫的婚外情。

且慢,陳振聰的「惡報」還陸續有來:

  1. 涉嫌偽造文件,被警方高調拘捕;
  2. 被判支付華懋幾近全部訴訟費+遺產管理費+律政司訴訟費=2.23億元
  3. 被稅局入稟追稅3.4億元

陳振聰已就遺產案入稟上訴,案件排期至明年初開審。在上訴書中,他指原審法官完全漠視他與龔如心之間的真愛關係,龔如心將所有財產送給一個深愛的男人是合情合理的做法。

這場世紀爭產,都源於一個「愛」字:


從龔如心與家翁王庭歆爭產開始,「one life one love」的真偽是關鍵;

再到陳振聰與華懋的爭產,龔如心是否愛陳振聰至一個地步,將整個華懋也交給他。她情歸何處,也是關鍵。

一個全亞洲最富有的女人,孤身走了大半世人生,最後患上絕症,突然有男人對自己虛寒問暖,伴著走最後一程,讓她送對方20多億元巨款,心甘情願叫一聲「老公豬」。正如法官也承認,富有如龔如心,也無法以錢解決生活所有的困難,尤其是面對生關死結的時候。

但,法律可以為愛下一個定義嗎?

万事通社区门户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团队建设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