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万事通社区门户 >> 资讯 >> 风云人物录 >> 详细内容

圣约翰大学人物风云录(十二):沈嗣良

发布: 2012-8-17 14:33 |  作者: 李宗海 |   来源: 信息归集 |  查看: 9298次

世纪龄院校——学林著名人物之十二
缅怀为“护校效应”付出了卫校损己代价的尊敬的沈嗣良校长
上海圣约翰大学电子版参考资料书》CD版
 (Historical Reference Book of Shanghai St. John’s University)

沈嗣良(1896—1967)浙江宁波人,1919年毕业于圣约翰大学。后去美国留学,获哥伦比亚大学教育管理硕士学位。1923年回国,应聘为圣约翰大学教务长兼体育部主任,后升任圣约翰大学副校长。次年任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名誉主任干事,后任总干事。1925年率中国体育代表团参加在菲律宾举行的第七届远东运动会。与王正廷、张伯苓等人筹备第八届远东运动会的在上海举行。曾带领短跑名将刘长春参加第十届奥运会,1936年又与王正廷一起率中国体育代表团参加在柏林举行的第十一届奥运会。圣约翰校球队、体操团在国际体育领域屡建功勋,为国争光,母校对中华体育事业的光辉业绩如此辉煌,是乃沈嗣良的功绩也。
1941年1月,77岁高龄的卜舫济获准辞职,改任名誉校长。经卜舫济提议,2月1日沈嗣良被委任为代理校长,不久又转任校长,差会方面指派高克私(Francis A. Cox)为教务长,代表差会。6月,卜舫济夫妇离华回国,结束了圣约翰的“卜舫济时代”。
新任校长沈嗣良有深厚的圣公会背景,他的父亲沈载琛是英国圣公会浙江教区第一任华人副主教,也是当时在安立甘宗任职的最高华籍圣品人。1919年沈毕业于约大后赴美国留学期间,出于对体育的爱好,还曾在奥柏林学院(Oberlin College)进修体育课程,所以1921年回国还兼任母校体育部主任,1928年接替伊理出任文理学院院长,1929年1月1日被推举为代理副校长,同年夏二度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继攻读教育管理学,是继1919年首次赴美而获硕士学位(笔者认为他的“梅开二度”去美攻读教育管理学科是母校对他的重点培养对象),因此,1930年1月即被推选为副校长。1941年1月随即有资历接替退休的卜舫济担任代理校长为扶正,必然是走步步高升之坦道。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的圣约翰(1941—1945)——日军随即占领并进驻租界,上海“孤岛”时期结束。1942年1月6日,校董会召开紧急会议,决定继续在上海办学,算为了维持原状并成立全部只能由中国人组成的紧急校董会,在8月12日,紧急校董会召开的第三次会议上,推出德高望重,原校友颜惠庆当选为新主席,陈宗良由原主席改任副职,在大学内部,学校的全部行政职务也均改由华人担任。
从1942年初1月,罗培德(W. P. Roberts)主教无奈将教会产业移交给圣公会江苏教区华人副主教俞思嗣。因1942年末至1943年初圣约翰西籍教员不是已先期回国就是被侵华日军关进集中营,圣约翰只能与美国圣公会的关系被迫暂时中断。
以美国原创办学班子及教会主导被形势所迫撤退后,在华人领导班子,以颜惠庆领导下校董会通过来校任基督教文化工作指导员的日、本前国会议员田川大吉(Tagawa),与操纵南京汪伪政府日本占领当局沟通,以防圣约翰被日伪接管,导致大学变色。校董会还继续为学校募集基金,通过1943年7—9月的募捐活动就募得200多万元目标。与此同时,校董会全面介入从校规修订、预算、薪金、学费、新学院成立、人事到发展方针等各种学校事务,正是由于校董会有力决策,与沈嗣良的具体、踏实领导,不遗余力地执行颜惠庆主席的谋略,才能使圣约翰度过日伪占领下虎视眈眈的艰难岁月。
1943年前后,身为临危授命的校长沈嗣良作为始终如一,作为美国圣公会在上海维持开办圣约翰大学的政策执行人,摄于在日伪铁蹄下图谋维持大学的原状,让圣约翰在太平洋战争之后,成为上海仅存的一所完整的,保持原汁原味的教会大学。尽管在表象上不得不接受日伪的干涉,在日军阀胁迫下,免小不忍则乱大谋下,高中学生被迫学习日语教材,日语也被规定为大学必修课,先后聘请日本圣公会牧师关矢(P. M. Sckiya)等教授日语,曾聘请田川大吉等担任顾问,还招收个别日本学生。1943年日军宪兵队曾进入圣约翰校园抓人。为了缓解经费紧张状况,学校分别于1942年8月与次月8月,两次接受与日本关系密切的朝鲜人与小田昌植捐款20万元。
虽然抗日战争带给教会大学严重的困难,更威胁到其在华的生存,同时,美国圣公会当局并未计划或同意圣约翰内迁重庆,换句话说,并未尊奉国民政府内迁命令,特别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基督教会大学不仅进退维谷,又失去其相对中立,圣约翰的校长沈嗣良从维持学校前途考虑,小心翼翼执行校董会主席的办学决策,始终与现实政治环境保持距离,但从1942年安到抗战结束,学校名义上被日伪“敌产管理委员会”接管,但始终以教学为主,从未被汪伪政府操纵或作出任何不端行为,沈嗣良始终如一的护校行动,正是爱校如家,体现“光与真理”校训精神,有目共睹的办学牺牲精神,笔者是当年约大人,莘莘学子的一份子。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而投降,举国一片欢腾,圣约翰从日伪统治下被解放了出来,不意不久,中国又陷入内战,酿成战后动荡。结果在战后困局与调整,国民党庆祝抗战胜利和要求严惩汉奸宣传的群众运动,竟不分忠奸、清红皂白,竟盲目触及校长沈嗣良的忠于圣约翰的“护校运动”,被蒙上不白之冤,沈校长被迫辞职后因众所周知莫须有罪名身陷囹圄,获释后去美国定居,著有《中华全国体协翰会史略》、《中国的国际体育》、《两届奥林匹克运动会的报告》、《远东运动会的报告》等,为中国体育事业作出不朽功绩。

摘录自徐以骅主编《上海圣约翰大学》暨熊月之、周武主编《圣约翰大学史》

万事通社区门户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团队建设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