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万事通社区门户 >> 资讯 >> 加国新闻 >> 详细内容

加拿大有个省要设立南京大屠杀纪念日

发布: 2017-10-11 09:22 |  作者: 昌西 |   来源: 《世界华文媒体》 |  查看: 320次

加拿大安大略省9月议会重开后,有望举行将12月13日设立为“南京大屠杀纪念日”的三读表决。尽管8月中旬时有14名日本国会议员向安大略省议会寄送意见书欲阻挠纪念日的设立,但现在看来,抗议并不影响法案的继续推进。

 如若本法案最终被通过,安大略省将是海外首个官方设立的南京大屠杀纪念日的地区。虽然安大略省无法代表加拿大全国,也不能代表加拿大政府,但纪念日的设立无疑是一点进步。

世界说(微信:globusnews)与正在为纪念日法案(即安省第79号法案)进行游说的华裔作家林雯聊了聊,她幼年随父母从南京移民加拿大,对法案进展有着更细微的观察。

会触发华裔日裔冲突吗

事情源于2016年12月5日,一名名叫黄素梅的加拿大华裔省议员向安大略省议会提出了设立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纪念日的提案,以纪念在大屠杀中死难的军人与平民,呼吁民众珍爱和平。林雯说,之所以在2016年提出这一法案,其主要原因是为了赶上2017年80周年纪念的时间结点,以突出纪念的更大意义。

△ 黄素梅(右) 来源:黄素梅推特

黄素梅议案在安省议会一读、二读获得通过,眼下已提交“司法政策常务委员会”,等待秋季议会重开后的三读。在第三次表决通过及安大略省总督签字后,纪念日法案将正式成为安大略省法定纪念日之一。目前法案在安省已征集了十多万签名支持,有2至3个月时间争取三读通过。
 
林雯说,法案的通过会让安省人,乃至加拿大人更全面地了解二战。第二次世界大战不仅仅在欧洲制造了生灵涂炭,在亚洲与太平洋的诸多岛屿上发生的血战与牺牲与欧洲战场相比,一样惨烈。

△ 安大略省议会第79号法案的详细条款

但需要注意的是,设立大屠杀纪念日这一动议仅仅在安大略省议会中被提出,并不是加拿大联邦议会提出的法案,更不能代表加拿大全国。

加拿大共有十个省和三个自治地区,相互之间的政策并不会相互影响。省议会的主要职责范围在于规划省内的基础建设、医疗教育。曾有议员对该法案可能造成的加籍中日裔群体间矛盾提出担忧,但外交并不是省级政府的主要职责,这样的决议,对日加两国的影响并不会很大。

△ 日本《产经新闻》报道自民党籍议员向安大略省议会递交意见书

南京大屠杀并不是加拿大纪念的首件与屠杀相关的案例。加拿大联邦政府早在2004年便承认了亚美尼亚大屠杀,而当时的土耳其政府甚至威胁取消与加拿大早前制定的贸易协定。但在数名国会议员的反复游说下,加拿大政府依旧承认了这起发生与1915年的种族灭绝惨案。

议会党争为法案通过增变数

安大略省是加拿大人口最多的省份,而随着更多移民的到来,华人人口数量开始逐步增加。华人形成了自己的聚集区,并且开始参与加拿大各级的政治。提出此项议案的省议员黄素梅所在的艾静阁(Scarborough-Agincourt)便是一个知名的亚裔聚集地,选区内多数居民为华裔,选出拥有移民背景的议员便是理所当然。

而安省华人人口的增多为大屠杀纪念法案提供了政治实现的基础,这也是为何在安省议会当中率先尝试立法通过议案。“倘若是在联邦议会,那么我们需要征集全国300多个选区的情愿及声援,这样难度很大。在联邦议会中,华裔议员数量较少,且并不担任要职。倘若我们在安省都尚未成功,恐怕在联邦一级将会更加艰难。”林雯说。

△ 安大略省首府多伦多 来源:Benson Kua (CC by 2.0)

目前,79号法案的通过与否还具有不确定性。林雯向我们介绍,79号法案是一条个人法案(private bill,与内阁部长或者总理提出的“政府法案”不同),通常来说,个人法案的操作方式,会由执政党的首席议员(house leader)在议会春秋两季结束前,与其他党派进行协商,达成互惠,而法案是否能够通过,便取决于首席议员是否会将79法案放在协商的条款之中。
 
而影响这些的因素便有很多,“包括黄素梅本人在党内的影响力,以及其他议员是否帮助推动79号法案”,林雯说。“然而,黄素梅议员作为一名后排议员(注:在加拿大议会中,执政与反对党领袖及内阁要员会坐在前排,后排议员的话语权通常不大)对事情的进展已经没有太多的影响。”

△ 安大略省议会 来源:Charles Hoffman (CC by 2.0)

关于法案的进程,林雯介绍,在今年春季议会期结束前,执政的自由党并没有与其他党派做出任何协商,“所以不仅仅是79号法案没能在暑期前通过,所有的个人法案都被搁置”。不但如此,“目前这个秋季的议会进程还没有被确定,我们无法得知79号法案的具体情况。但需要注意的是,如果法案没能在今年秋季议会期结束前获批,那么恐怕将会被无限期搁置。由于2018年安大略省将进行新一轮大选,2018年的春季根本不可能有任何个人法案的空间。如果想要法案通过,那么即将到来的秋季将格外重要。”

反对声音:华裔政客的“爱国牌”?

8月20日,日本共同社报道,包括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助理卫藤晟一、自民党前众院副议长卫藤征士郎在内的14名国会议员于今年6月向安大略省议会寄送英文意见书,表达了对该省“设南京大屠杀纪念日有可能在相关国家间引起不愉快争论”的担忧。


△ 日本前众议院副议长卫藤征士郎 来源:ROBERT D. WARD, CIV

林雯认为,日本议会中有450名议员,14名议员并不能代表日本,甚至无法代表自民党。这14名议员的行为或许代表了他们各自选民的意愿,或许仅仅代表了他们个人的意愿。同时,这14人的信件并没有表现出有媒体所称的“抗议”,仅仅是通过书面的形式向议会表达了顾虑。

林雯说,在法案提出后,确实听到了反对的声音,但这些声音大多来自个人,没有很强的组织性。她觉得加拿大作为一个民主国家,任何的声音都值得被尊重。在5月份,林雯组织过一场关于设立大屠杀纪念日的集会,集会过程“平稳有序”。

比如,一名来自香港的多伦多反对者认为,日军在二战中的暴行诸多,如果要设立纪念日,那么恐怕每周都会需要纪念日。这样单独拿出南京大屠杀,使得发生在华北、华南、香港、及东南亚的日军暴行可能被忽视。这样的纪念过于形式主义,更像是政客借自身的华人身份打出的一张“爱国牌”。

加拿大在二战中与香港有这样一段渊源。1941年秋天,英国政府接受了加拿大政府的提议,同意加拿大军队协防香港。同年12月,日军在突袭珍珠港后开始对英美宣战,并同时进攻香港。在缺乏武器装备的情况下,加拿大军队被迫参与了香港保卫战,面对数倍于自己的日军,加拿大军队在抵抗14天后投降。290名加拿大士兵在为期14天的战斗中阵亡,而余下投降的战俘又有267人在战俘营中被日军折磨至死。

△ 位于香港赤柱的军人坟场,也埋葬着阵亡于此的加拿大军人 来源:WiNG (CC by 3.0)

香港之殇在加拿大国民心中留停,在战俘营内被折磨致死的阵亡将士让加拿大普通人更深刻地体会到日军的暴行。林雯说她所在的游说团队拜访了其他族群,在游说过程中得到了议会内的全部三个党派及社会多方的支持。

加拿大华人目前已经走出了对政治冷漠的阶段,对社区活动,及身边的事情开始积极参与,但在组织上依旧缺乏经验。林雯说,大家可以被动员做事,但组织性依旧有待提高。同时,在华人群体中,各个团体也有自己的利益冲突及矛盾。这使得本身便是少数族裔的华人力量被分散。

根据2015年的数据,华人是加拿大最大的少数裔族群。加拿大华人数量已达180万,占加拿大人口数量的5%。从早期的铁路工人,到目前遍布各行各业,华人为加拿大社会做出不少贡献。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如何在这个全新的环境内,积攒更丰富、更权威的政治经验,在这套完善却陌生的规则中找到属于自己的定位与策略,是需要在政治实践层面反思的。


林雯修正:

1、目前颇受关注的79法案,是由Karen Lin所在的Solstice Public Affairs事务所同侪一起负责游说的,并不是她单独游说的。
2、今年5月29日,Solstice团队协助安省华人社区策划了79法案的集会游行活动,但活动本身并非是Karen Lin组织的。
万事通社区门户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团队建设 | 联系我们